Food & Greenland

格陵兰传统饮食文化 格陵兰的饮食文化和历史遗产与其壮阔的景观一样引人注目和有趣,想要了解格陵兰的传统美食,您一定要先了解格陵兰的历史,因为正是过去流逝的岁月,一点一滴塑造了今天的格陵兰美食。 格陵兰岛是人类在约14000年前通过各自的方式离开非洲之后彼此相遇的第一个地方。北欧维京人从他们的家乡挪威定居下来后,约在公元900年左右,他们往西迁移,在地球上最后一片空旷土地 – 法罗群岛和冰岛定居下来,一百年后,也就是公元1000年,维京人继续他们的迁移步伐,抵达了格陵兰岛南部。彼时,因纽特人的后裔与维京人朝相反的方向移动,因纽特人从东方向北穿过亚洲,经过白令海峡,后来从阿拉斯加缓慢穿越加拿大,成功进入格陵兰岛西海岸,并在格陵兰西岸慢慢的往南迁移。因此,人类在同一个岛上拥有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文化,即南方的北欧维京人,他们缓慢向北进发至迪斯科湾肥沃的狩猎场,游牧的因纽特人则缓慢地向南移动。维京人主要是农民,习惯于自己饲养牲畜和种庄稼并喂养这些动物,第一个前往格陵兰岛的维京人 – 红色埃里克(Erik the Red)花了三年的时间探索格陵兰岛的南部,在接下来的几百年中,维京人口曾经达到了3000人,他们建立的农场遍布多个峡湾。 因为南边有大量的海豹、鸟类、鱼类,驯鹿等, 因纽特人沿着食物的供应往南方迁移,再辅以鲸鱼,驯鹿和麝香牛等食物。 在北极恶劣的环境下,维京人很快意识到必须要利用天然食材来补充他们的饮食,因此海豹成为也成为维京人饮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遗憾的是,维京人在公元1410年左右就从格陵兰岛神秘的消失了。对于维京人的彻底消失,一直有很多猜测,但现在越来越多证据表明,因为当时极其寒冷的气候以及经常不准时达的补给船,导致维京人从格陵兰岛外逃。1721年,欧洲人重返格陵兰岛,挪威人-汉斯(Hans Egede)是一名传教士,在今天的格陵兰岛首都努克成立了第一个贸易站。在此之前,因纽特人已经填补了维京人的真空,他们在格陵兰岛海岸线上建立了无数定居点。从那时起,欧洲人和因纽特人开始接触,欧洲人进入了格陵兰岛并成为丹麦的附属领土,从而对格陵兰岛进行了殖民。丹麦人引入技术-房屋,运输,通讯和旅行网络,不幸的是,随之而来也带来了一系列负面影响,如疾病,酒精和破坏文化的资本主义,受欧洲影响,快餐文化已完全改变了大多数因纽特人的饮食习惯,从而导致肥胖,过敏和许多其他与饮食有关的健康问题。快速便捷并不意味着“好”。幸运地是您越往北走,传统食品和加工方法依然在当地占主导地位,渔民和猎人还会源源不绝的把狩物和渔获物带入海港。 恶劣的生活环境,注定因纽特人的传统食品几乎是100%以动物为基础,他们所吃的一点绿色植物只有夏天的酱果,海藻或驯鹿胃中的已经发酵的残存物。格陵兰岛天气变化无常,意味着因纽特人会因为没法狩猎而挨饿,因此,他们必须不断创新食物的保存方法,以便他们在食物短缺的时候还可以生存。其中最佳的食物保存例子是在格陵兰岛北部的腌海雀(Kiviaq)。 格陵兰北部的夏天会有成千上万的小海鸟聚集在山坡上,因纽特人挥动着一种蝴蝶网捕获这些海鸟,将它们塞入清除了内脏的海豹身体,一个海豹身体最多可以容纳500只海鸟,然后压出所有的空气,将密封起来,放在盒子里,放在岩石下或远离阳光地方数月,让它自然发酵,冬天当地人再取出这些海鸟来食用,取出时,会发出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气味。除去了散落的羽毛就可以直接用手指摘下海鸟肉,骨头,肠子和内脏来吃,味道很像最浓郁的蓝纹奶酪,神奇地,腌海雀的肉质非常嫩,这个食物里还包含了很多对身体有益的益生菌! 在“最浓烈的食物”排行榜位于TOP1的是发酵海豹。夏天将海豹放在没有阳光的地窖或放在黑匣子中数月,到冬天打开盒子的时候,一阵腐烂的肉味扑鼻而来,第一个念头是“我绝不可能把这种食物放进我嘴巴里”,我也明白为什么当地人会把这个肉放在屋子外面。我在当地时,一家人割了一块发酵海豹肉给我品尝,最初我内心充满抗拒,但还是礼貌的接受并吃下了它,奇妙地,味道还相当不错,所有这些发酵的食物都具有浓郁的蓝纹奶酪味道,我想发酵过程必定是相似的,发酵过程中使肉变嫩,为肉类带来了非常丰富的维生素,还排除了任何对身体有害的细菌和病原体,使其安全食用期可以长达两年,在我成功吞下后,他们一家对我报上了一个礼貌的鬼脸,接着切了一大块新鲜海豹肉和润滑脂给我,令人惊讶的是,味道相当不错。与发酵过的海豹肉相比,新鲜的海豹肉呈深红色,像煮熟的牛肉,保留了独特的海洋风味,浓稠的润滑脂尤其美味,经过短暂的腌制,可以切成薄片并在热锅中烤焦,味道出奇地好。 当地还有一道有名的佳肴是发酵鸡蛋,每年夏天,以柔软和蓬松的毛而闻名的欧绒鸭,在格陵兰北方出现,它们是因纽特人的重要食物来源之一,由于它们产卵量惊人,因此在产卵季节,猎人前往这些小岛上,收集它们下的蛋,将它们保存在盒子,放在避免阳光直射的地方,让它发酵。我最喜欢的一个是干的鸭绒蛋肠-绒鸭蛋黄装在海豹肠中,两端绑在一起并晒干。发酵的味道温和,所以我猜它在细菌被吸收之前就已经干了,把它切成薄片像淡黄色的萨拉米香肠,细腻的口感使我想起了奶油– 实在是出乎意料的美味。除了鸭绒蛋以外-海鸟也是格陵兰受欢迎的肉食-小海雀,海鳩,雷鸟,海鸥和欧绒鸭是因纽特人的食品。在格陵兰北部旅游的时候,我狩猎了几只灰色的海鸥,我用几种不同方法烹调-香脆油炸海鸥脚,腌制舌头,油封鸭,味道和口感都很像鸭子。 在格陵兰岛的北方以外,很难找到品种如此丰富的传统因纽特食物。幸运的是,您还是可以在任何小村庄找到一些传统食物。 格陵兰的另一个标志性传统食物是mattak –鲸脂,鲸脂由冷冻的鲸鱼皮和鲸脂组成,以独角鲸的鲸脂最为珍贵。因纽特人用格陵兰刀(Ulu)把鲸鱼皮连鲸脂切成骰子大小的正方形。鲸脂味道并不强烈,而且非常细腻,带有一点海洋的奶油味,吃鲸脂的时候配上一盘丹麦调味料Aromat-一种很像粉状的蔬菜汤料,撒在鲸脂上,大大增强了口感和其独特的鲜味。 因为环境严酷,所以狩猎得来的食物非常珍贵,一定都不会浪费,当地人会尽可能最大限度的利用所有猎物。如鲸鱼- 人们把新鲜的鲸鱼肉来做鲸鱼排,做浓汤,剩下的鲸鱼肉把它发酵留待以后食用,部分还会风干后用作肉干食用,尽量把食物保存更长时间,以备不时之需,或作为长途旅行的食物。鲸鱼排的肉既鲜又嫩,有淡淡的海水味道。(鲸鱼骨头会用来做皮筏艇的架子或因纽特人冬天居所的架子,鲸鱼油脂可以用来燃点取暖用的油灯)。 前往格陵兰的游客大部分都会抽空路过格陵兰枢纽小镇 – 康克鲁斯瓦格(Kangerlussuaq), 康克鲁斯瓦格是因纽特人的传统狩猎区,这一带有很多北极动物 – 北极狐,北极兔,北极驯鹿,其中数量最多的是北极麝牛,麝牛是一种带有厚长毛的有角动物,跟美洲野牛非常相似。格陵兰的高金餐厅都会把麝牛放在它们的菜谱,麝牛肉非常美味,我吃过的最好的麝牛肉是在伊卢利萨特小镇的麝香牛汉堡,康克鲁斯瓦格的麝牛汉堡则紧随其后。其次,格陵兰驯鹿也是因纽特人的主要肉食之一-每年的狩猎季节从9月开始,直到10月底,冰柜里装满了猎物,驯鹿肉和驯鹿汤非常美味,不需要添加过多调味品就可以制成很可口的菜。熏制驯鹿也很受欢迎,我曾在南部的Qajaq啤酒厂喝上几杯冷啤酒,再品尝薄烟熏驯鹿里脊,令人难忘。 如前所述,海豹是格陵兰人的主要食物之一,海豹的每一部分都被充分利用–海豹皮用作衣服,油脂和肉类用作食物,海豹肉营养非常丰富,带有淡淡的海水味道,被用制作经典的海豹汤(通常是用土豆加上洋葱炖),因纽特人在寒冬时节喝了海豹汤能有效抵抗极地的严寒。我在努克做过烤海豹肉,并用Aromat调味-超级嫩和好吃。 […]